辰海资本陈悦天:在文化娱乐的深水区从拼财力到拼人力 专访

发布时间:2018-05-28 20:07:43

辰海资本陈悦天:在文化娱乐的深水区从拼财力到拼人力 专访

  原标题:辰海资本陈悦天:在文化娱乐的深水区,从拼财力到拼人力 专访 “做早期投资还是广结善缘,哪

  在投资人眼里,今年文化娱乐行业可以说是冰火两重天。一方面,从B站到爱奇艺、虎牙,到猫眼、快手,平台公司上市消息传闻一个跟一个,另一方面,一级市场文娱领域的投资热度看似降到“冰点”,许多投资机构从文娱领域撤退。

  据工信部出具的《2018中国泛娱乐产业白皮书》,2017年文化娱乐在一级市场的投资事件总数为917起,同比减少37.15%。

  在各种论坛上,“凉没凉”,“如何退出”成为热门话题。对此,辰海资本的合伙人陈悦天是乐观派,在他看来文娱行业不过是进入了深水区:尽管投资总数大幅降低,但2017年的文娱投资金额达到了672亿元,同比增长了9.6%。因此产业内仍旧有大量资金在整合和流通,资金主力来自BAT、行业巨头和专注于文化产业的基金。

  但也有一些专注文化娱乐领域的投资人认为,正因为BAT等巨头追求战略协同,不计投资回报,让早期机构备感压力。毕竟无论是资源还是资金,巨头们都占有绝对优势。

  在陈悦天看来,巨头们在文娱领域的投资更倾向于战略协同,因此未来不仅拼“财力”更要拼“人力”, “一级市场的投资里,每一家机构,不管它是不是战略投资人,相互之间的关系都是竞合,既竞争又合作”。

  2017年,前创新工场投资总监陈悦天和前华映资本“一号员工”王维玮一起加入辰海资本任合伙人。辰海资本由创始人陈尘创立于2015年,在陈悦天他们到来时,已经投资了20余个项目,包括熊猫直播、张嘉佳的时间海和黑马项目处CP(原假装情侣)等。

  陈悦天和王维玮到来后,辰海资本拉上了猫眼文化做LP,成立了8亿元规模的“辰海妙”基金,重点关注“新媒体、新文化、新消费和新技术”相关的中早期优质项目。

  在辰海内部,陈尘、陈悦天和王维玮三人各有分工,在内容投资领域,三个人分别对应内容生产、传播和变现三个维度,同时交叉参与另一个维度,“比如我就主看内容生产,辅看传播”,在陈悦天看来,三个人之间既有主攻,也要有交叉,“一个赛道一个人看是不够的,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框架,最重要的是能不能看到框架之外的变量存在”,陈悦天说。

  辰海妙基金的三位合伙人(从左至右为王维玮、陈悦天、陈尘)。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“大文娱产业有两个基本驱动力,最底层是技术的变化,技术的变化会催生一些新的媒介出现,比如移动互联网、VR、全息这些,有了这些新的媒介之后,会有一些公司基于这些媒介去运营平台”,在陈悦天看来,只要人们普遍相信媒介技术在一直往前跑,新的平台就一定会诞生。“当然这需要等待一个机会,你看两三年前,VR就是产业端就还没准备好”。

  第二个驱动来自大众审美的变化,人们对于内容品类的偏好的变化同时也催生新的做内容的机会。“一边是平台的机会,一边是CP的机会”,陈悦天说。

  “做早期投资还是广结善缘吧,认识的人多,哪一个小兄弟创业了,能第一个想到你是最好的”,因为投资了SNH48、米未传媒、绘梦文化等文娱领域的头部公司,让陈悦天有个强大的“朋友圈”。

  复旦理工男背景让他对数据有着天然的嗅觉敏感, 但他说自己不是“财务投资人”,而是更习惯于对项目的深度参与,“你如果不去近距离的观察这些公司,其实很难有实际运营的概念”。

  以艺人经纪公司原际画的创始人黄锐为例,陈悦天个人即是原际画的种子投资人,“黄锐是原来TFboys的伯乐之一,他离开时代峰峻创办了原际画,当时几乎是大家一起和黄锐把公司建立起来的,第一笔钱是我和另外两个朋友一起投的,办公室也是其中一个种子投资人找的”。

  2014年,还在创新工场做投资的陈悦天第一次给一手捧红TFboy的时代峰峻的负责人写邮件希望前去拜访,“人家就没回我”,但到了2016年底,陈悦天却在微博上收到了一条私信,“黄锐自己找过来了,说我们有一些想法,你能不能来谈一谈?”,黄锐对陈悦天说。“SNH48已经到了很鼎盛的时期了,男团领域能不能也出来这样一个产物?”,在陈悦天看来,时代峰峻是肯定投不进去了,何不再押注一个新的呢?

  2017年年中,在原际画新一轮的投资方中,也出现了辰海资本的身影,去年11月底,原际画获得由创新工场、真格基金投资的新一轮融资。

  2017年,在文娱行业早期投资普遍遇冷的情况下,辰海资本在文化娱乐领域共出手15个案子,单笔投资金额均设定在2000万人民币以上。

  在投资行业,“新钱”必须要有的一个信仰就是:上帝不是站在弹药最多的那一方,而是站在瞄的最准的那一方。

  “每一家一级市场的机构,要持续生存下去并不断壮大,都有一个基础:你需要知道别人不太知道的东西。可能是在信息的广度上面,也可能是在产业的深度上面。”在陈悦天看来,视野和深度形成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“不形成成见,要不断持续的努力逼近这个世界的真相”。

  在这个大的框架下,辰海资本内容投资方向是年轻化和“新”。陈悦天说,新一是技术上的创新,以3D技术搭载的各类动画、漫画、虚拟偶像等内容。另一个是以人群划分,主要是年轻人喜爱的潮流先锋文化,主要包括嘻哈、街舞、游戏、机器人等,“内容产业的本质,不是内容本身的价值,而是内容背后的人群价值”。

  近一年来内容领域最大的困难是,由于多个平台间的竞争,使得头部内容公司有非常高的溢价。

  对于行业内普遍关心的退出机制,辰海则要相对乐观的多。在陈悦天看来,目前A股市场的政策波动带来了诸多不可预测和不可控因素,而非A股市场则普遍迎来了高PE值的情况,“港股对文娱平台估值以及发展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得看好,哪怕像腾讯这样的巨无霸公司也有非常高的PE值”,他说。

  与此同时,辰海资本早期投资业务上的原则是追求长远的价值回报。“现如今的内容CP生产公司在接受和当年游戏公司开始发展、接受投资到上市时同样的质询:这家公司有没有持续性的发展机会,可不可能规模化的发展?”陈悦天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对于这样质询辰海资本已经总结出一套答案。

  在辰海资本的构想中,内容公司想要发展壮大有三条路径可寻:内容到CP品牌、内容CP到社区社群、内容CP到内容平台。

  第一条路径需要CP持续保证内容输出、控制质量,目前电视剧公司唐人影视、小糖人文化、米哈游等是这一路径的典型代表;第二条路径,要形成社群社区需要两个要素第一是世界观、第二是方法论,社区社群的产品会产生比一般媒体产品的内容类产品更强的粘性,知乎以及更小众的机核网、花镇等都是此类路径的典型代表。

  而第三条路径,即从内容CP发展到内容平台,目前比较典型的是“得到”,“老罗把原来做内容的方法论及生产流量抽象化后,配成小组,基本上四五个人配合一个KOL生产音频类内容”,陈悦天说。

  在他看来,在中国,内容的创作者应该抓住时代的情绪,“技术日新月异,自动驾驶、人工智能、机器人发展的过程中,情感和想象力是人最本质的需求,文娱产业就是去服务人的情感和想象力。”

  不过文化娱乐产业中不可控因素非常多,对于节奏的把握也相对较难。以偶像产业为例,其在中国的成型就比陈悦天料想的要快,“我没有料到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偶像平台会这么爆,爱奇艺和腾讯那几个偶像节目后面一定会持续性办的,所以相关的偶像、打歌产业一定会发展起来”。